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怡心静语梨花小筑

前世,我是那清幽淡雅的梨花,飘落在淡月朦胧的夜色里,悄然凝望这流光溢彩的世事沧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淡月梨花,满庭深院听风语。似杨飞絮,漫过石阶去。拨弄弦声,唱至情几许?回首处,香魂飘户,翰墨悬春雾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我的故居】  

2015-09-29 21:43:44|  分类: 原创灵魂散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【我的故居】 - 淡月梨花 - 怡心静语梨花小筑
 

【我的故居】

作者:淡月梨花

    父母在老房子里住了三十三年,三十三年是不是很久远了,房屋修了又修,改了又改,已经颓败了。可那烟火气却是越聚越多,越来越浓,那是少年时候的记忆。它是绚丽的塑料花,如今没有枯萎凋谢。

    房子久了,很老旧,很破败,会潮湿滋生出霉味,可对我来讲,却是经历了风雨后的沉淀,经历岁月洗礼的明媚,它不仅是念想,是青春,是记忆,主要它是我的故居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阴暗处生长的青苔,还有房顶大山尖上垒着的燕窝,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的燕子,孕育着一代又一代她的儿女,心里一阵温暖。抚摸着曾经翻越过无数次院落的砖墙,沧桑了岁月,柔软了心;抚摸着黑得褪了色的大铁门环,那古旧的栓依然挂着上了锈的大铁锁;抚摸着门前爬出红墙弯弯曲曲的藤蔓,是如此唯美、诗意又嫣然;还有头顶那片云天,晴空亮日瓦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云,仰着头笑着想是承载着年少心事的那朵吗?此时,感受着眼前这一切,回想着故居里流淌着青春的往事和不安分的思想里一发的懵懂故事,心里有着五味杂陈,眼里有着泪花,思维里有着空灵,而后却是清寂和安然。

    记得十二岁那年搬来了故居时,偌大的场地上四面的邻居只有零星的几家正在施建半拉子工程,前后左右到处是沙子山,水泥城堡,成了我们玩耍的好地方,天天鞋子衣裤里都是沙土,常常弄得回家挨母亲一顿臭骂。后来四面邻居家新房子陆续的建好看过去,都没有自己家的院落宽敞和舒适,也着实的快乐许久。房子当时就是砖混结构的平屋顶,俗称楼座子,不知道当父亲是怎么想的,想着日后还要接个二楼给我做闺房吗?真没有仔细探讨过这件事。

当年院子里有一口漂亮的小井,几十公分高的井台,是水泥抹的,四四方方很光滑平整,高矮恰好当时的身高可以毫不力的使用。不由得想起搬到新居前,在东门粮库附近租的房屋来。那边的房子外边院子里没有水井,只能到百米以外的街坊空区的大井处去挑水,八十年代初小城还比较落后,那时住宅还没有楼房,到处是大小不一,质地不一的平房。即便是县里领导家也没有几户有自来水,都是在自己的院子或者室内打一口深水井,清凉凉的水很甜。没有条件打井的就到公用大井处自己打水用,那水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。那时候还小,大约十一岁左右。

由于父母是双职工,哥哥上班,都还要操心建房,拉沙子买钢筋水泥等事宜,建的房子就是现在的故居。所以那时父母没时间和精力管我和弟弟,于是,我弱小的身躯就扛起了照顾弟弟上学,喂猪,洗衣做饭等家庭的重任。算是工人的孩子早当家吗?

当然我也在上学,那时已经上小学六年级了。

看着眼前园子里渐渐荒废的小井,那口大井至今记忆深刻,偌大的井口并排四行可以站满我们10多个小孩子的样子,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那是怎样的一口大井?铁焊的摇把子杆很长,有六十公分的样子吧,我的小手使劲也只能摇上来一个黑色胶皮桶底的水,反转放桶下井,使劲一顿,胶皮桶里就灌进了水,还不能满,费劲的正转摇几个回合就又打上来一胶皮桶底的水。那井口大,水浅,伸脖子探头能看见水,水离地面一两米的样子,但每次探头过去看,都是胆颤心惊的,心里直发毛,就怕一个不小心栽进去,再也看不见广阔的蓝天和爸爸妈妈。

当然那时候没少得到邻居大叔阿姨的关照,帮我把水摇上来倒进铁皮做的水桶里,倒大半桶,有时候是和弟弟一人抬一半的抬回去,弟弟总是耍小聪明,把铁皮水桶放在我这边多一些,我就装不知道,现在想来弟弟那个幼稚的动作还依稀可见,只是变故已物是人非了。有时候是自己不足一米二的孱弱的身躯拿着个长扁担,扁担一边一个挂钩,钩在水桶的梁上,担两个铁皮水桶一多半的水担在肩上,晃悠悠地往家担,百米的路似乎很遥远,走得很艰难,边走边趔趔趄趄,很多时候到家了,水已经漾出去了一半,也有时候路上被个小石子绊一跤的话,水桶里的水就都洒了,还得重新打过。起初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,干的还挺起劲,也总得到大人们的夸奖,后来越发的不愿意担水了,直等到深夜父亲回来时我睁着迷蒙睡眼和他说:“爸爸,您能在明天早晨走之前把水缸的水填满吗?”爸爸总乐呵呵的赞美我一番,再答应着。

尽管如此,我还是需要担的,在搬新居之前真是不愿意担水了,是因为听了邻居们的话语,使得我幼小的心灵上蒙了一层叫做委屈的纱。

现在院子里的井已经停用多年了,老房子里早就安上了自来水,下水道等楼房设置。前些年,或许父母亲偶尔用它来打水浇园子,后来,即便是便利的也需要手摇呀,哪有自来水接根水管来得方便,基本不用,也就是荒废了的。

父母住的老房子对我来讲就是故居。前几年回来还感觉到破败不堪,收拾起来费劲,整日累的我捶胸顿足的懊恼着。总劝他们搬楼上去住,老妈一直不同意,不舍得这个家,家里的东西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好的,院子怕人进来偷东西,园子的果实怕偷,总说邻居家的张婶不久前家里被偷空了,他们家人回来的时候,小偷还在往外拿豆油呢等等。老妈就狠狠的盯着这个院子,狠狠地守着这个家,不离开,哪也不去,偶尔去走个亲戚串个门,那是万万不能离开太久的。想起这些就觉得很无助和崩溃。

让父母上楼享享清福,是我们儿女应尽的孝道,不想他们太劳累了,我和哥哥两家都生活在外地,家境过得去,虽不算是富裕,但也算小康了。离父母远了,总会惦记和牵挂,他们有个头疼脑热的我们也是远水不解近渴,说起来很惭愧。虽然天天一通电话联系着,总不比在身边看着照顾着来的顺意。让他们来我们各自的家里安享晚年,父亲还是可以说得通的,去哪里都好,母亲仍旧是不肯的,再说多了,母亲就急了。我想或许是父母的身体还算健朗,需要的不是那种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的生活吧!或许老人家也有老人家的生活方式,不愿累及儿女,这是他们表达爱的另一种方式吧!不晓得怎么想的,提起这事心里更是喟然与无言的痛。

父母住的老房子对我来讲就是故居。现在回来看母亲侍弄的菜园子,芳菲是刚刚好,该熟的都成熟了。虽是浅秋时节,窗前那些绿油油的藤蔓弯弯曲曲的爬到屋顶去,大片叶子粗粗细细的蔓,横七竖八地张扬着,黄黄的大花开得正盛,长长短短的吊瓜挂在那,大的有一米长,小的有几公分,几十公分长,数一数几十个,简直可以用壮观来形容。园子里的黄的,红的小柿子滴了嘟噜一串串的,新生的韭苗一茬茬的,豆角满架,黄瓜零星,还有树上星星点点的大李子,暗紫红色的诱人,摘下来一个不用洗,用手擦擦就可以吃,原生态,无农药,水分大,咬一口那个香甜呀,每一口都是浓浓的爱的味道,那个意味深长哦!

在故居里生活有好多琐碎,也有好多生活的碎片立于花影之间,有若隔世如云,有若听泉余音。秋日的雨后亦是温润微凉的,温暖的阳光倾泻在窗台上,映照的粼粼碎影亦让人心生柔软。想那时流莺绕树,蜂起蝶涌;想那时柳嫩芬芳,点染朱芽;想那时穿在身上的明媚鲜妍,飘逸如风,此刻回想,世界上只有一种成功,就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,如父亲,如母亲。守着母亲这丰富多彩的自然美色食材,如此接地气的又原生态的院落,竟让人感觉如此贴心的温暖。

现在回味故居的老房子有一种亲切感,再也不嫌它破败了。除去父母亲在这不说,就是太喜欢老房子的砖墙,瓦片,外墙砖,燕子窝,花架子,仓棚子,红嘟嘟的辣椒串串起来,满登登的白蒜挂起来,这就是烟火气,这就是如禅的光阴。

看那砖墙瓦片间生长的藤蔓,花朵,叶子,辣椒,大蒜似乎梦幻般的诗意在这点滴的翠影中轮回着前生,让人顿生欢喜和感动。平凡得不平凡的花儿,叶儿,辣椒,大蒜在我眼里已经变了模样,她们已经生出无限的翅膀抵达心底一隅,欲载着我的思想振翅翱翔,去往纯净的领域,原本记忆初心的地方。品味那些年,那些事,那些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青春故事,在这老街道,老房子,老街坊中寻觅曾经的美好和叛逆的过往。

就这样忘了时光的在故居的沧桑里回味居然感觉它是如此贴心,如此可爱,如此趣,如此温暖,如此滋味,如此百转千回。。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梨花写于2015年9月29日幽兰阁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